转载: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 时间:2020-02-21
  • 分享:
  • 来源:互联网
  •    导读:五步蛇大家都知道,也叫五步倒,学名尖吻腹蛇。是我国十大毒蛇之一,目前国内的毒蛇中,五步蛇排毒量仅次于眼镜王蛇。被五步蛇咬伤非死即残,有的人还为了保命断指!可见五步蛇的毒性是多么的恐怖。那么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呢?下面毒蛇网小编来分享一下给大家,感谢作者的无私奉献。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分享:李成
       野生动物摄影师,野生动物研究者,探险家,方舟生物多样性影像中心创始人之一。曾在墨脱等中国最偏远的丛林中寻找并拍摄野生动物,曾屡次发现新物种与国内新记录物种,如白颊猕猴,坎氏晨蛇等。
       5月5日晚
       李成与大家分享“在野不怕蛇”
       五步蛇又叫尖吻蝮,是一种排毒量大,攻击性强,毒性亦较强的大型蛇类,广泛分布于中国南方。大巴山-大别山以南一线直到越南-两广北部的广大山区都有五步蛇活动。在极少数地区,它也出现在低丘平原地带,比如湖南南部。
       得益于一些文学作品和不靠谱段子的渲染,五步蛇的名声极大,但真正见过的人却很少;在它的原产地,经常进山的人几乎没有不对这种蛇闻之色变的,到处流传着五步蛇咬死咬残人的故事,而且多半是真实的!
       这种蛇确实很危险,即使对熟悉蛇类的老野外来说,仍然认为它是中国最危险的毒蛇,最主要是因为它毫无先兆的攻击性。我们知道,眼镜蛇和眼镜王蛇在攻击前会竖起身体膨大颈部以示威胁,银环蛇和蝮蛇会压扁身体露出醒目的花纹警告你,圆斑蝰会发出煤气泄漏般的嘶嘶声。所有这些其实都是提前警戒避免冲突的信号。如果你看到这些还不当一回事的话,那就别怪蛇不客气了。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美丽而致命的尖吻蝮,俗称五步蛇。
       然而大自然总是有合理的安排。这样的一种冷酷杀手多数在人迹少至的深山莽林中,远离人烟稠密的地方。
       其实我和五步蛇打交道已经有过几次了,最难忘的是有一次在湖南中部雪峰山脉中的一次探(xia)险(guang)。那段峡谷保存了我家乡附近少有的一片次生常绿阔叶林,而且据说有几处较大的瀑布,人迹罕至,风景优美。
       在那里的一片木荷林中小路上,我就曾遭遇到过一条体型巨大的五步蛇,盘在路中间与枯叶几乎融为一体。当时急着赶路的我差一点就踩了下去,幸好眼尖把即将踩下去的腿收了回来,从而与死神擦肩而过;在那非常偏僻的峡谷里被咬是非常危险的,那里到有公路的村庄至少要爬3个小时的上坡路。
       而五步蛇咬伤后会在10分钟内剧痛到让你无法行走(五步蛇并不是说被咬走五步就会死,而是因为血循毒素造成的伤口剧痛而让人难以站立),所以一旦被咬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似乎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五步蛇不一样,这张冷酷的脸看不到任何表情,只要你一靠近,张口就咬的概率很大。而且五步蛇巨大的排毒量足以致人于死地,即使不死,其强烈的血循毒素能溶解肌肉和血管,造成大面积坏死,结果通常是残废或截肢。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条盘在小径上晒太阳的五步蛇几乎与落叶环境溶为一体,不易察觉。
       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该来得还是要来。2015年5月7日,我转发了这样一条新闻: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惠州这起五步蛇咬人事件引起我的关注,详情可点击链接了解:
       当时惠州博罗连续出现了两起五步蛇咬人事件,其中一人死亡。然而位于广东南部的惠州是没有五步蛇的分布的。这里出现的五步蛇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人为放生,要么是养殖逃逸。
       为了搞清楚这一新闻事件的来龙去脉,我和好友 @自由人 和@鸣虫子 三人驱车于周末来到了新闻中所说的横坑村。由于我周日那天刚好和几个朋友聚会耽误了点时间,下午赶去惠州现场来不及回家换鞋,就脱了皮鞋直接穿上自由人放在车上的洞洞鞋去到泥泞的现场。
       综合现场勘探和多方打听,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个山沟原来有一家养蛇厂,后来因为附近大面积种植桉树,植被破坏引发山洪爆发冲毁了养蛇厂的围墙。老板跑路,蛇也全部跑了出来。
       因为当年五步蛇在中药和野味市场上颇受欢迎(愚昧地对“毒”和“奇”的追捧,其实并没有什么药用和食用价值),那个养蛇厂养的几乎都是五步蛇。就这样,成百上千条五步蛇逃到了野外,并且扩散到了附近地区,从而形成了一个可自然繁殖的归化种群。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是当时新闻报道里面的配图,到了现场我们才知道这就是那个废弃的养蛇厂。
       当天暴雨,我们在附近找了一家农家乐吃完晚饭等天黑雨停,希望能验证是否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这里的五步蛇已形成了稳定种群。晚上我们一路沿山沟从外往里找,包括那个养蛇厂遗址周围,全部搜索了一遍,然而并没有任何发现。
       午夜时分,气温开始降低,到处湿气弥漫。我们三人都疲惫不堪正准备撤退了。我有点不甘心决定再往山上最后走一小段看看,没拐两个弯,我就远远看到一条五步蛇盘在路中央。这是一条亚成体,不算大也不算小。我围着它拍了几张照片,还是那个面无表情懒得理你的姿势,拍完几张后它开始不耐烦了,往旁边的草丛里逃。
       想到自由人和鸣虫子两人都还从没见过五步蛇,而此刻他两都在较远处的竹林附近,而眼前的蛇又即将消失。于是我急了,想把蛇控制住,然而眼前又没有可以控制蛇的棍子,眼看蛇身体的一半已经滑进了草丛……
       我情急之下使用了有史以来最“损”的一招,伸出穿着沙滩鞋的脚想要踩住蛇的尾巴。虽然我以前也用过类似的“招数”控制过毒蛇,但那通常都是穿着厚厚登山鞋的情况下。而且如前所述,之前所控制的都是攻击前会有明显警告特征的其它蛇类,而对五步蛇这样以前较少接触的毒蛇做这个动作简直就是:作死!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约半夜11点,我见到了这条五步蛇亚成体。
       我已经无法为我这愚蠢的动作找到自圆其说的理由了:疲惫,大意,轻敌,还是因为五步蛇体短回头速度快?
       然而结果却是真实的,我被咬了!
       脚踝位置多了两个血红色的小点。那条五步蛇几乎在一秒钟内完成了回头——张口——刺穿皮肤——注射毒液——松口——掉头逃跑这一连贯的整套动作,太快了!它的颊窝(灵敏的热感应器官)精准地锁定了我洞洞鞋上最大的那个“洞”——脚踝处,像蚊子咬后肿起的小疱疹一样。
       我知道那里面注了满满的毒液!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被咬前最后拍摄的一张照片,此时它正要溜进草丛。
       我被咬了。我清楚地认识到,脑袋里大概有5秒钟闪过这系列的画面:家人,工作,银行卡,医院。我又看了看伤口,心里觉得应该不会死,嘴巴上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MD,这下搞大了!
       按照之前了解到的经验,我迅速跑到旁边的水沟里冲洗了伤口,并试图往外挤毒液。然并卵,注射进去的毒液根本无法通过那两个小红点挤出来,于是我简单包扎了伤口近心端,开始快速往停车的方向走(注意不是跑),边走边喊:我被咬了,被五步蛇咬了!
       自由人和鸣虫子听到后只应了一声,便迅速赶过来。我们三刚好在停车处会合,见面后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快给我打火机。第二句话应该是:快去医院。此时距离被咬约有8分钟左右了,已经开始感觉伤口剧痛,被咬处有剧烈膨胀的感觉。
       上车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打火机对着被咬处烧。烧的时候刚开始觉得疼,但很快就忍过去了,因为毒液造成的疼比火烧更疼,打火机对着皮肤烧了一会后,能感觉到毒液在发生化学反应,注射毒液那里似乎膨胀爆开了,大量的血和组织液开始往外渗,接下来我开始用力往外挤肿胀的伤口,竟然把原来肿胀处挤平了,疼痛也随之减少。
       我们三人冷静地分工合作,自由人开车,鸣虫子导航。在看上去伤口状况明显好转后,我拨通了广州专门研究蛇的朋友@-蛇语者- 的电话,请教了他一些关于蛇伤的问题。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惠州人民医院。也许是看我的伤口似乎并不严重,接诊的医生并没有主动问我是啥蛇咬的,就给我开了一堆药。
       当我知道他们这里并没有抗五步蛇血清而只有一种廉价的抗蝮蛇血清时,我打算和他交流血循毒素该如何治疗并问他这种血清效果怎么样。他的回答竟然是:我们这里眼镜蛇,银环蛇咬伤的都是打的这种血清。我顿时懵b了,希望他只是这里并不了解蛇伤的值班医生而已。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被咬后第一天的伤口,那些黑色的是医院开的外敷的中药,回家后就被我擦掉了。
       我做完过敏试验后,医生把血清注入盐水中,我开始打点滴。针刚扎上没多久,我顿时感觉到头皮一阵冷汗,要晕倒的样子,赶紧叫护士过来放慢了输液速度,才慢慢转过神来。鸣虫子把医院开的一种奇怪的黑色膏药按照医生的要求往脚上涂抹,自由人则给我买来了大量的水——多喝水可以加速代谢掉身体里面的残留毒液。总之,在那时候,我知道问题应该不是太大了。注射完血清后,我们三就离开医院驾车回深圳了。
       然而,当天晚上才真正体会到了蛇毒的威力,一整晚都疼得无法睡觉,伤腿完全不能动弹,淋巴像是要爆了一样。庆幸的是,到第二天开始有了明显的缓解,于是我打电话给公司,只请了一天的假,被咬后的第三天我就拖着伤腿去上班了。
       谢天谢地,这次虽然被五步蛇严重咬伤(毒牙咬伤深度达1厘米以上并大量注射毒液),但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全身症状,应该来说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第一时间进行了自救,用火处理了伤口,改变了大部分蛇毒的性质。
       其次要感谢@自由人 和@鸣虫子 的鼎力相助,无兄弟不野外,没有他们的配合,我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到达医院,队友第一时间的帮助在关键时刻能救命;再次,保持乐观冷静的心态很重要,相信命运在自己的掌控当中。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五步蛇咬伤未及时处理伤口的典型案例,肢体被溶解导致残废(图片来自网络)
       最后总结几点:
       1、去野外千万别穿凉鞋或洞洞鞋,登山鞋+绑腿或水鞋最靠谱,绝大多数毒蛇都咬不穿这组合。
       2、去到视线不明朗可能有蛇出没的区域应小心四肢和头顶部位,也就是说你踩下去的地方和手握的地方要先看清楚。
       3、做到这两点,基本就能杜绝因意外造成的蛇伤了,如果有蛇拦路,跺脚吓走蛇或用根长棍子挑走蛇,别打它或招惹它,90%的蛇伤源于人先主动招惹蛇,没有会主动跑过来攻击人的蛇(包括眼镜王蛇),我这次咬伤就属于典型的人祸,一是五步蛇因人为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二是我自己主动想要控制蛇。
       4、万一被蛇咬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先搞清楚咬你的是那种蛇。
       5、如果是无毒蛇,伤口消消毒就好了,如果是有毒蛇,则按下列要求先处理伤口:
       ①如果是被竹叶青等不易致命的毒蛇咬到,不建议火烧伤口,可开微创排毒或清洗后直接去医院(开创过大有流血不止的风险)。 因为火烧过后的伤口会难以愈合,后续想不留疤的话还需要植皮,所以对于不致命的咬伤而火烧是得不偿失的。
       ②如果是被致命的剧毒蛇咬到请第一时间火烧处理伤口,因为没有其它任何方式比这更有效。
       (蛇毒都是比较大的蛋白分子,比水等普通液体在体内的扩散要慢。一般咬后数分钟除被血管与淋巴带走的少量毒液其它大部分的毒液仍在伤口周围,而蛇毒蛋白又不稳定,在高温下极易分解失效,所以火烧能第一时间让伤口附近的毒液“库”变质,大大减少发作的毒液量,为抢救赢得宝贵时间。
    被五步蛇咬伤是怎样一种体验?
       有一些剧毒蛇类如银环蛇眼镜王蛇通常主要是神经毒素,可通过淋巴循环快速扩散到全身发挥毒性,所以越早烧越好;烧伤局部皮肤会大量渗出体液,这个过程也有助于排毒,对于注射大量毒液的情况,通常烧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毒液的变性,烧到皮肤明显开裂即可,不宜过久。)
       ③烧完以后持续挤压伤口排毒,大约持续10分钟,然后赶紧去医院注射血清。
       ④我个人觉得外敷的草药和口服的蛇药除了提供心理安慰外,基本无效。
       ⑤后续伤口愈合期服用抗生素防感染+碘化消毒液勤消毒,少吃辛辣等扩展血管和毛孔的食物,愈合前尽量少运动。
       这是一个比较靠谱的国产毒蛇排毒量和至死量表,各种蛇咬伤的危险程度一目了然。
       以上总结仅为个人经验,火烧处理伤口法可能存在一定争议,但我觉得是目前野外自救的最好方法。记得:去野外带个打火机,但是注意森林防火。
       5月5日晚,李成将在深圳鸟兽讲堂与大家分享“在野不怕蛇”,分享蛇类的有趣的知识,揭开蛇类的神秘面纱,让伙伴们了解蛇,认识蛇,与蛇类友好相处,同时,学习在野外处理蛇伤的知识。
        图文 | 李成
     
     作者:李成(文章完)  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合作者有偿提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提供原文后立即删除!
       温馨提示:保护野生动物,杜绝野味,人人有责,它们不属于餐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