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 时间:2019-10-08
  • 分享:
  • 作者:第一星座
  •    导读: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很多恐怖灵异的事件都无法解释,虽然有的是自己吓唬自己,但也有的是老一辈人亲自遇到的灵异事件,虽然说现代科学无法解释鬼魂一说,但自古关于鬼魂、灵异事件比比皆是,恐怖至极!这也可能是心理害怕作怪,也可能是真的无法介绍,毕竟现代科学还是有很多奥秘不能解释的。下面小编来给大家分享一些灵异恐怖事件差与和饭打发一下时间。

    1、恐怖的财三鬼

    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当你在夜间行走时,如果遇到一个人是接近三米左右的人,走路如机械,你要是注意到它就大胆的抓住它吧,传说中这鬼身上有财,有次我与一个伙伴去打游戏街机好晚才回家,这一天月亮也很亮,我们就优先的往家走,走着走着就远远的看见一个身影,看不清身上穿着,也可能是当时没注意,只注意走近后那高高的个子,得有三米高的样子,还不是直身走路,带着些弯腰走,速度也很快,如机器人一样,我和伙伴愣愣的看着这个人影,人影的那双眼睛如两个小灯 发出微弱的光芒,当时以为是月亮反光,我两吓的不敢动,而那个人影也不动,一个劲的顶着我们,我们看它不动我俩壮起胆子,慢慢的从它身边走过,我们的视线也没有从它身上离开,而这个人影的头却可以成360度旋转一样,直直的看着我们,直到走了一段距离,我俩才疯一样的跑回家,同时也与家里人反映了这个人,我也不解释了,还是看看哪位大神能知道这是什么玩意,我邻居说这是财鬼, 而当时真的太可怕了,那头还会转成那样,如果是人真的做不到吧。

    2、奇怪的电梯

    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这件事有两年了,16年发生的,我现在还记得。 
       我是在外面跟别人合租,那天出去逛街很晚才回去。我住在三楼,逛街我买了很多东西,很重。坐电梯上楼,出电梯就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了,就在电梯前面,两个电梯中间,不好意思挡住出口。 
       我住的房间就在电梯的左边,很近,我就直接蹲下来找钥匙。 
       在我蹲下来的时候,电梯缓缓关上,除了头顶一盏特别暗的灯,一点光也没有。 
       我翻了一下包,没找到钥匙,我正想翻手提袋的时候,电梯门忽然又开了,光从电梯里照出来,我以为有人出来,抬头看电梯,发现并没有人出来,过一会,电梯又自己关上了,我没想太多,一点也没有在意,继续翻钥匙。 
       可是忽然一下,电梯门又开了,里面空无一人,电梯外面也空无一人,安安静静的,只有一盏昏暗的灯亮着,白惨惨的有些渗入。 
       我有点慌,但是还是强自镇定,看着在找钥匙,其实余光死死的盯着电梯那边。 
       然后我亲眼看着电梯的按钮像是被人按了一下,那个向下的键亮了,但是电梯门又开了,这下子我再也镇定不了,拼了命的翻钥匙。一慌就更找不着了。 
       我不知道我找了多久,终于找到了,哆哆嗦嗦的打开门,进去了。那个电梯在我找钥匙的时候,一会开一会关,像是有人在按一样,我都不敢抬头看。 
       后来我室友说,可能电梯有问题,我第二天问了,物业说电梯没问题。 
       可能电梯问题吧!

    3、卖红薯的小孩

    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说说我舅舅的亲历,其实也不是亲舅,是我妈的姑表弟,本来一直在农村居住,后来城市规划归市城管了,田地被政府收去,得了一大笔金钱和若干套房子,闲下来乍富的村民,有的开始聚赌,有的开始尝试做些小生意,我舅舅也是闲不住的,在死党的怂恿下,买了一车干起了出租,他之前开过拖拉机,也跑过运输,所以开出租也算是在行吧。
       后来干出租这行的多了,生意也不大好了,闲下来就和其他出租司机在火车站人流中闲侃聊天等生意,那车站人流量大,很多或真或假叫花子,甚至还有孩子叫花队。
       那孩子们,也不能完全是花子,一般手里拿着花,或者一些零食叫卖,一个个如狼似虎,小脏手抓住你不撒手,不买就吐你还骂人。
       有个卖烤红薯小叫花,衣衫褴褛鼻子拉擦,那样子别提多恶心了。
       那天寒风中,他依旧叫卖,和别的小叫花争生意,舅舅没生意时,就看着他们。那天黑下来,人流减少,花子们干脆找这些等生意的司机兜生意,许多司机叫骂着要他们滚开,
       舅舅发现那个卖红薯的孩子,虽然也争抢生意,但从来不动手拉人家衣襟,就算人家不买也不骂人,只换一个人再次兜售,这时候那个孩子被一个司机推倒喝骂,舅舅就对那孩子说,给我来块烤红薯,红薯花子马上爬起来跑到舅舅这,又称斤称又道谢。
       此后,只要舅舅没生意,这孩子一定上来问舅舅是否要吃烤红薯,搞得舅舅有时也不胜其烦。别的同行笑舅舅太过妇人心肠,那花子们的东西脏得哪能吃得,其实后来舅舅说,他还真没怎么吃过那红薯,买来,仅仅是为了那孩子比较有教养。
       话说那天晚上7,8点钟,来了2个斯文的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说要坐出租到某村投奔亲戚,最好天黑前到达。舅舅想那里离自己以前住的村子不远,但天黑前到达,自己回来时天就黑透了,不大安全啊。
       说不去,年轻人急了,说加倍给钱,不然在市里住一夜要无处安身的,自己穷学生,也没钱住旅馆,舅舅说那加一倍钱不够,还要再给一些回程钱的,不打表,2人合计了一下,就答应了,舅舅心里也很高兴,这次赚了。
       于是嘱咐2人系好安全带,刚要出发,那群花子孩出现了,烦不胜烦,尤其那个红薯孩子,拉住舅舅车门不放,非要他买红薯,舅舅很烦,拿出5元钱扔了出去说,红薯你留着,我一会回来吃哈,孩子还是不放手,一定要舅舅下车看斤称,还要求舅舅买多些。
       旁边其他司机幸灾乐祸笑着看着舅舅,2个乘客不耐烦了,说再不走一会天黑了,其中一个把红薯孩子推到了一边,舅舅这才开车走了。
       走着走着天就黑下来了,两边庄稼地,冷风凄凄外面黑漆漆一片,舅舅不仅后悔起接这个生意了,但如今只有硬着头皮走了,刚才还多话的年轻人也沉默了。
       忽然舅舅脖子被卡住了,斯文的年轻人一脸狰狞,要求舅舅停车,把所有现金交出来,舅舅刚一动,感觉胸口被硬物抵住,停车后,2人并不答话,一个紧勒住舅舅脖子,另一个迅速抢走现金,就在这时,其中一个人说:“做了他,把车开走”!
       舅舅一听要灭口,猛一转身挣脱出来,拔腿就跑,2人迅速持刀追赶,舅舅耳边呼呼风声,感觉脖子一阵热热的东西在流,顾不上了,眼看要被追上,眼前出现一条小河,
       舅舅不会水,但此时容不得多想,舅舅纵身跳下河,忽听后边歹徒凄声惨叫,舅舅朦胧的看到,竟是卖红薯的孩子,挥动手里的东西,打在2个歹徒脸上,舅舅不一会就沉下去了。
       天还没亮,不知过了多久,舅舅被冻得醒来了,想起刚才发生的事,看看周围,黑漆漆一片,哪里有什么小河,明明是一片庄稼地啊,舅舅一瘸一拐的徒步走到一户人家,拍门得救了。
       后来警察赶到,舅舅被送到医院,才知道脖子动脉被划破,但是居然抢救及时大难不死,这个奇迹另医生也很惊讶。
       而那两个歹徒就逮,2人被不明物活活烫瞎了双眼,2人供词说一个孩子拿东西烫的,舅舅恢复后找那个卖红薯的小叫花子,哪里还有人影,问起那群孩子,都说没见过,
       说起那天的事,众司机也都说没见过那孩子,说舅舅临开车前,只看到舅舅仍出来5元钱说回来吃烤红薯,那钱被众孩子抢去分了,也就是说,那天那个红薯孩子根本没出现过。
       舅舅一直在找那个孩子,而那个孩子,却再也没出现过。舅舅后来一看到有孩子卖红薯他就去买,而那2个瞎眼歹徒,也一直坚称是个孩子把他们的眼烫瞎的,但是,谁也再也没见过那个孩子,包括舅舅。

    4、猪头屠夫

    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1893年世博会期间,一个呆在芝加哥的杀猪屠夫,他有一个习惯,在走进屠宰场之前,他会带上杀猪时砍下来的猪头面具,他会发出“哼哼”的声音,就像猪叫一样,为了让那些等待被宰杀的猪仔认为屠夫是他们的同类。
       可是有一天,他戴好面具进入屠宰场,却不小心跌了一跤,摔倒在地,猪头面具离开了他的脸,于是那些等待被宰杀的猪崽崽就把他吃了,连尸骨都找不到。
       所以那个时候弄得整个芝加哥的人人心惶惶,因为在那之后不久,光顾这个屠夫的老主顾纷纷离奇丧命,每一个都是惨遭开膛破肚,剥皮抽筋,最后被倒挂,在浴缸里放血,就像那些被宰杀的猪一样。
       从此以后,人们总是说,如果你站在镜子面前轻声念到“here,piggy,pig,pig.来吧,猪儿,猪,猪。”他们(我亲爱的猪头屠夫们),就会回来大开杀戒……
       实际上尽管猪比其它家畜比如牛和羊更杂食,不是单吃草和粮食,但猪吃人事件,虽然非常少见和古怪但还是真的发生过。
       这样古怪的事情发生在美国俄勒冈州。一名农场主被自己所养猪群活生生吃掉的奇异事件。
       这名69岁的农场主特里·万斯·贾纳自上周三去给猪群喂食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他的家人几小时后在猪圈里发现了贾纳的假牙和身体碎块,但是尸体的大部分已经被吃掉。调查案件的佛莱舍检察官说,贾纳先生养的猪群中,有好几只猪的体重都在700磅以上。
       佛莱舍检察官说,贾纳当时可能突然发病,例如心脏病发作,或者不小心被猪撞倒,然后被咬死再吃掉。据农场主贾纳的家人说,至少有一头猪过去曾经攻击过贾纳。
       贾纳75岁的哥哥说,贾纳是个好心人,他养了好几头成年母猪和一头名叫泰德的公猪。
       贾纳还养了许多种鸟和乌龟,在他家到处可见。
       他哥哥说,这些动物是贾纳的命根子。“去年,当他不小心踩了仔猪 。一头大母猪咬了他一下。他说他会杀了它,但是当我问他的时候,他说他已经改变了主意”。

    5、黑衣小女孩 

    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在美国的Reddit论坛中,有一名网友曾上传一张非常诡异的照片。
       他的一名女性朋友海伦,在家中自拍与女儿亲嘴的照片时,后面出现一名从未见过的黑衣小女孩。这名小女孩,以怨恨的眼神,看着这对母女。
       当时,母女俩只顾着自拍,却未看照片拍得如何。一直到拍完后,这位女性友人,检视手机里数十张照片时,都没有见到什么异常状况。到了最后一张,她却见到这名小女孩,在瞪着他们。
       海伦当场吓到无法动弹,因为她曾在这间房子里,听到一些不寻常的声音,也曾见到一些诡异的影人。这次,这名黑衣小女孩,如此清楚地出现在照片里,这也是首次见到。
       海伦因为是单亲妈妈,她存了很久的钱,才买下这栋房子。所以即使这栋房子,有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灵异现象,她都不会想要离开。
       接着她找了一些灵媒,或是驱魔师,想要针对净化这间房子。然而,他花了许多钱,都没有效果。
       甚至她这样的行为,似乎触怒了黑衣小女孩。因为她和她女儿,身上或手臂等处,莫名地出现伤痕。家里的碟子或碗盘,常会莫名奇妙的掉在地上摔破。
       由于这些事件太过于频繁发生,海伦在无计可施下,再度花钱找了一位很有名的灵媒,来调查到底房子里发生过什么事。
       经过灵媒使用通灵板,与房子内的亡灵沟通后,发现这名黑衣小女孩,充满着极大的怨气。原来这名黑衣小女孩的名字,叫克莱儿。
       她住在另一个小镇,因为有一天,她放学回家时,被一名开车经过她学校的男子,诱拐上车。并将她带到这间房子,锁在地下室,自此,她就不见天日。
       这名男子多次虐待她,让她非常地痛苦与难过。然而,以她一名小女孩的力量,完全无法抵抗男子的施虐。一开始,男子只是鞭打她。日子一久,男子开始用火烧她的皮肤,甚至拿电钻,钻穿她的手与脚。
       克莱儿被虐待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也不敢反抗,一来她一反抗,这名男子就会用更残暴的手法来虐打她,二来,男子不会给她饭吃,让她饿着肚子一天或数天。
       最后,男子不知为何,突然发起疯来,大叫了数声,将地下室的门锁起来,从此不知去向。而被关在地下室的克莱儿,也活活地被饿死了。
       海伦听到这故事后,以为灵媒在骗她,于是想要求证。
       她走到地下室门前时,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全身寒毛竖了起来。
       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力量,阻止她去开门。灵媒也劝她不要开门,以免发生危险。
       海伦一直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于是她打电话给警方,报警处理。美国警察也是胆子很大,几名警员站在地下室的门前时,虽然感到有些莫名的压力,但终究还是打开进去搜索。在找了一阵后,的确找出白骨。
       然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里面不止一个白骨,有至少十几个。
       警方花了非常久的时间,找出这些白骨后,送回去鉴这些白骨的身份。
       虽然白骨都被挖出来,但海伦已被吓到不敢再住在这里,于是赶紧卖掉,与女儿搬离这个小镇。目前不知这间房子是否有人居住,但海伦却不敢再回到这间房子了。

    6、鬼找活人索命 

    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这是我堂哥亲历的事情,堂哥的父亲也就是我的伯父,很早以前就去世。在他去世后堂哥曾告诉我关于伯父去世发生的离奇事情,当时我还读中学,也不曾接触过佛教,根本不信鬼魂之事,不过觉得很好奇,难以致信。后来,我还特此找当时在场的人核实了此事。
       伯父去世时年纪约六十多岁,去世前十多天的某一天,他与本村的阿叔一起去镇里赶集,回来时已是黄昏,不过天还很亮,他俩一前一后分别骑着自行车正在下坡。
       突然,骑车在前面的伯父发现路中间站着一个穿黑衣的女人,伯父急忙刹车扭转车头,结果在泥路中摔个跟头,后面的阿叔连忙跳下自行车把伯父扶起来,问伯父为什么突然刹转向?
       伯父说,明明刚才看到有一个女人站在路中间,为了避开那个女人他才急刹车的。可是,同村的阿叔却一头雾水,路上什么都没有啊?
       这时伯父也发现路上根本就空无一人!不过,伯父这一摔,就摔断了腿。
       后来发生的事情更是离奇。伯父被背回家中后,天色已黑下来了,那时农村还没有电,伯父躺在床上,刚点上煤油灯,就看到一个黑衣女人,阴森森地站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背直直的对着伯父!
       伯父又惊又怕又气,连声嚷嚷叫人来捉人,可是堂哥们一进伯父的房间,就不见了那女人。大家一离开房间,伯父又大呼小叫说有人进来了!
       这样,折腾了两三次后,伯父叫堂哥拿一条木棍给他放在床边,并气呼呼说,如果那女人再敢靠近他就用木棒打死她!可是,还是不顶用,因为伯父断了腿起不了床,木棒根本打不到!这样闹了半夜还是不行,堂哥只好坐在伯父床边陪他一夜!
       第二天天亮后,伯父好象一夜之间虚脱和衰弱许多,他唉声叹气对堂哥说:“看来我是不行了,鬼找我索命了,我活不了多久啦。
       我现在想想那个黑衣女人,其实就是邻村的某某人!虽然她背对着他,但那黑衣女人的发髻和身型,与某某人是一模一样的!” 堂哥说,那个女人生前曾与伯父有过节,现在她鬼魂来索命了,伯父当时就知道在世上的日子是不长了。
       后来伯父病真的越来越重,一个多月后就过世了。
       当时我十几岁,对这种事既不相信,也很好奇。特地找到当事的阿叔了解情况,还向另外的几个堂哥进行印证。另一位堂哥说:“怎么不是真的?那天夜里真是折腾得够呛了!
       我们开始真以为有人摸入伯父的房间,可是,我们几次冲入房间都不见有人后,有一次又听到伯父叫喊,我们干脆把先把整幢老宅的大门后门,能通出外面的门全都关起来,然后点灯一一搜索老宅子的每一个房间,结果还是一无所获!闹了大半夜后,我们才想到可能是不干净的东西进入宅子里。”
       从那时始,我才知道,鬼魂如果出现在活人面前,一般不会以正面对着活人的,因为活人的阳气会冲散它,所以人们一般只能看到鬼魂的背影或侧影!不会看到鬼的脸孔。
       还有给各位看官的一小贴示,如果你们夜里真遇到鬼,或是遇到鬼打墙,请把你前额的头发往上捋,把你的额头露出来,(因为人的前额阳气最足,会发出光亮,人可能看不到,鬼会感到的)。然后,一边捋,一边捋高声称:“南无观世音!南无观世音菩萨,弟子有难,请救救我!”观世音菩萨,无刹不显身,必能寻声救苦的!

    7、刀仙

    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想起高中时的一件事,说给大家听听。
       主人公是我那时同班的一男生,外号虎哥。倒不是他有多么生猛,或者名字里带虎字。而是此人思维绝对跳跃,属于脑抽型。彪悍得只剩彪了,东北话里称二货为虎,此人因此得名。讲三件事说明一下,让各位朋友对本篇主人公有所了解。第一,据可靠消息,虎哥是二胎,他的出生纯属意外。
       当时计划生育比较严,他妈也没去大医院做手术,吃了两片打胎药,居然没把这货打掉!第二,此人中考以25分(绝对25分)的优异成绩考入我们学校,并且光荣拿下全校倒数第一,至今无人超越。有人说英语考试都选B也不至于25分吧?我们神勇的虎哥考英语时睡了过去,以至于铃声响起时还没有动笔。第三,有一次我和虎哥去附近的一个高中打球,虎哥为了抢场,英勇地赶走了三个“小孩”,没过多久,三个“小孩”带了二十多个“大哥哥”来找我们理论,还带着板砖和钢管等礼物。
       楼主当时两腿发抖,虎哥很淡定的说,走,咱干他们去。而且态度坚决,就要干人家,拦都拦不住。最后实在没办法,楼楼委屈地当了把逃兵,让虎哥当了回英雄,含泪看着虎哥淹没在茫茫人海中。等楼楼领着兄弟们赶来的时候,虎哥威风凛凛地一个人站着操场中央。过去刚要询问他伤情,虎哥突然蹲在地上哇哇大吐,说是受了内伤。到医院诊断为,由于钝器打击而引起的轻微脑震荡。
       上述描述绝非废话,如果大家理解虎哥的为人,就知道,下面的故事绝对真实。
      话说当时流行一股笔仙热(具体玩法百度,建议不要玩),大大小小的学校都有人玩,楼楼的学校当然不能落下。大家基本都是中午午休或者上晚自习时玩,也有2B上课玩的,让老师当场抓住批评教育,并且被当成精神病通知家长。
       我们学校是半封闭的,周一到周五住校,住校生查的很严,回寝室要刷卡,而且寝室大门口有摄像头。周末放假回家,因为周日有家里远的学生提前返校,所以晚上安排自习,9点半结束。那时我和另一个哥们(简称A),约好了提前返校,然后下自习后直接去网吧包宿。(对不起,虽然周一要上课,但楼楼那时不是好孩纸,基本属于夜里逃寝,白天上课睡觉的选手,最后跟医务室的校医混熟了,直接开病假条回寝室睡)。
       我和A到教室后和看自习的老师打了声招呼,没想到虎哥居然也在教室。那小子他家很有钱,他爸爸是长春平安分公司的经理,但是虎哥不知道哪根筋不正常,经常跟他家里闹。我们就上前打招呼,虎哥,咋了?这周末又没回家。虎哥笑呵呵地说,我爸不认我了。看着这厮脚上的新款耐克,我就知道是假的,你爹不要你?你他妈早要饭去了。
       最后得知,虎哥他爸看虎哥学习没指望,想安排他当兵。这厮怕吃苦死活不去,他爸把他逼急了,他索性跑出去纹了个大老虎在身上!无论他老爹多牛B,有纹身的能当兵么?说着虎哥还把衣服脱了,显示下刚刚纹上的大老虎,虽然当时是秋天,但是俗话说的好,有“爱疯”的都没兜,有纹身的都怕热!看自习的那个老师看了看,叫我们安静下,然后对我们说,你们好好自学,老师有事先出去下。我们三个配合地回应道,老师走好。其实我们这种放牛班,学校早都不管了,收留我们纯属是因为那每年四万五的学费。
       老师也懒得看我们。A君看老师走了,就冲我眨眼,意思是现在出去包宿。我看了看表,才8点,还早,包宿9点才开始,就说不急,先跟虎哥侃会儿。虎哥也说,不着急,聊会天咱们一起去。聊天内容无非就是女生和球星。不知是谁提议,玩会笔仙儿啊。虎哥当时就来了精神,说来,玩会儿。我就从同桌的书桌里翻出纸和笔(不好意思,那时楼楼上学从不背书包),按照其他人的玩法,和虎哥一起握着笔,虎哥让A君去把教室灯关了,气氛更好些。
       教室灯关了后,确实黑了不少,但是对面教室的灯光还是射进了一些,所以多少能看见点。我和虎哥按照其他人方法请了十多分钟。连个毛都没有。虎哥说,是不是我这英勇的纹身把笔仙吓跑了?我打趣道,你这纹身能吓跑笔仙?纹得跟个猫似的,吓跑老鼠还差不多。虎哥很认真的说,不是我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你太丧气(东北话,点背的意思)了,来,A,咱俩请。我也没跟虎哥抬杠,他那人闹着玩有时认真,就让给A。A接过笔后对虎哥说,虎哥,这回你请,你要请得有感情,有诚意,内心要呼喊着,笔仙,你快来吧。
       一边说,一边还目光迷离地舔着舌头。我当时真想踹死这B,这表情太贱了。而虎哥一边看着A的表情一边若有所思,这厮是在思考!我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就说你俩快点玩,玩完了咱好包宿去。两人开始认真地请着笔仙。
       虎哥嘴里不断念着笔仙笔仙请快来,笔仙笔仙请快来。过了大约五分多钟,原本停着的笔,开始在纸上划动起来。当时看着无聊的我突然来了精神,这两山炮(东北话2B的意思)居然真请来了。A脸上也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哪知道笔还没有开始画圆圈,虎哥妈呀一声就把手松开了,并且指着A说,你他妈吓我呢吧?平时老实巴交的A居然指着“杀人不眨眼”的虎哥破口大骂,你动个JB,请来了还没送走就乱动,找死啊!虎哥刚才还怕得要死,这时被A一骂,彪劲儿立马上来了。草尼玛,你骂谁?说着抄起椅子就冲了过来。
       我当时就拦在了中间,说算了,算了,一个玩,有必要急眼么?(急眼就是生气),你俩咋还动上手了呢?谁知爆发的A毫不退让,指着虎哥让他再来一起把笔仙送走,要不跟他没完。最后一看实在没办法,我就劝虎哥,并且答应帮虎哥要高二学姐的电话。在A的威逼我的利诱之下,虎哥终于同意了。但还是不服。气呼呼地坐到了A的对面。
       虎哥拿出笔立在纸上,A把手也放了上去,就在A把手放上去那一刻,我和A借着对面班级的光看清,虎哥手里拿的不是笔,是一把短刀。虎哥经常带着刀我们都知道,可这把刀出现在这个时候,我心里感到一丝不妙。虎哥,你拿把刀干JB啊?谁知道这时虎哥好像没听见似的,嘴里开始念,笔仙笔仙请离开,笔仙笔仙请离开......借着光,我感觉虎哥的脸上青青的,而且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A也感到事情不对,想把手拿开,谁知被虎哥紧紧握着,就在我俩不知所措的时候,桌子上的笔,不对,应该是刀,开始快速地转了起来,下面的纸几下就被划烂了,刀划得桌子吱吱直响。但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A君急的直想抽手,而我在一旁束手无策。最后A君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手抽了出来,人向后狠狠地摔去,虎哥由于惯性,也向后仰去,我趁着这功夫赶忙去把教室的灯打开。草!咋出真么多血,听见虎哥的声音,我放心多了,因为我一直感觉就是虎哥从中搞鬼吓唬A。但来的虎哥身边时,发现虎哥的右手下面流了一大片血,整个右手血呼呼的,问他怎么样,虎哥回了句,真他妈疼!那天晚上我和A马上带着虎哥去了医院并通知了虎哥他家里人,虎哥一直没有昏迷,他家里人怀疑他去斗殴,但是虎哥坚持说没有,就是削苹果皮时不小心弄伤的,我和A也做了次伪证。
       虎哥的手没什么大事,就是切到血管了,失血有点多。事后我问虎哥,当晚是不是因为A骂他,他想故意吓唬A,但是虎哥坚决否定了,说当时他被A给吓住了,迷迷糊糊地答应重新请笔仙,结果不知道怎么的,随手就拿刀上了,开始他一直以为是笔,最后摔倒时才知道是刀。我又问A,A说绝对是虎哥搞鬼,还没听说笔仙能用刀请来呢,而且这B力气真大!
       还好那晚受伤的是虎哥,如果他伤了,他跟虎哥没完。这件事确实存在很多疑团,搞来搞去都不知道当时谁他妈提的玩笔仙这个馊主意!最后也没弄明白,到底是谁在说谎。但我心里知道,我撒了一个谎,就是当刀在桌子上划来划去时,我并没有不知所措,而是害怕上去帮忙被刀划到......刀仙故事完结。

    8、鬼嫁

    灵异恐怖、灵异恐怖事件大全
       五月初五,端阳节,亦是一年之计阴气最胜之日。而在一个叫安井的小山村里,却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说是在某年的端阳,午后的阳光不是很强,却很明媚。
       村里人吃罢午饭,劳力都纷纷赶到农田移栽水稻,妇人便邻里邻家聊聊家常,一如既往的闲适。就在这时,安井村的土地忽然像坠入了冬季,瞬间阴冷起来,接着竟有了些刺骨的凉意。再等上片刻,骤起的浓重雾气从那翠绿的山林里蔓延出来,一下子遮住了太阳,雾霭迷蒙,阴郁就这么笼罩了整个小山村。
       这骤变的天气,叫当时的安井人极其诧异,甚至未等回神,就听有隐约的乐声吹吹打打由远及近,唢呐,锣鼓,再细听去,还伴着时隐时现的铃声,热闹欢喜中却夹杂着令人不安的沉闷。
       那一刻,村子里所有人都被这颇为欢喜的喜乐困惑了。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却接踵而至,灰色雾霾一下子被染成了红色,血红色。这时,有人大胆朝着乐声传来的那山涧子里一瞧,喝,一队火红的队伍从山间小道浩浩荡荡的走过,时隐时现,若真若假,朦胧间可以两个鸣锣开道的高大壮汉,新郎骑着红色大马走在前面,再后跟着一顶大红的轿子,接着是长长的送亲队伍,那场面阔绰庞大,就是乡里首富也没有那么奢华。
       安井村坐落在这连绵群山之中,地势险峻,只有一条古栈道与外界相通,村里人世代务农,民风淳朴,哪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连村子里最有权威的老人都惊出了一身的汗。
       但到目送那队伍转过了大山,走出了村子,随即阳光倾泻而下,大地回暖,云开雾散,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般!可是,谁能说是梦呢,不少当时在山间作业的樵夫都说过,近些看时,那些个送亲队伍里的人,包括新郎,都穿着血红的衣服,是看不见脸的,不是看不清,是看不见!一个个就像是白纸敷上去的一样,平整而惨白!
       这便是鬼嫁,我听到的故事。不过,这件事情是真是假,着实有待考究。当初目睹了这场声势浩大的鬼嫁场面的老人,大多都已经离世了,还有不少因为年龄已大,记忆力也不好了,给别人讲故事时,总有那么多杜撰夹杂在里面,给鬼嫁又萌上了一层阴郁的色彩!
       我挽着裤脚坐在田埂上,叼着一根野草抬头仰望碧蓝的天。可能是好奇心作祟,也可能是我果真有一些莫名的期许,虽然已经拿到了想要的素材,我还是将归期推迟了一天,这一天,正是端阳。起初,我真是感谢自己的决定,因为那天,我遇见了她,她却给我讲了另一个故事。然而,也是自那天后,每年的端阳,我都会记起,那个腼腆的姑娘。
       见到小妹的时候我还真真的吓了一跳。那天她躲在远处悄悄地看我,不敢靠近。人们都说,人有第六感,其实并不为过。我就是被那么一种被窥视的恐惧感驱使着四下张望,终于在一座高高的坟堆后面发现了一角白衣。我震惊了一下,询问是谁,小妹胆小,吓得一下子站起身来,把我也吓了一跳。眼前是一个粗布白色上衣,深蓝长裤的女孩,乌黑的长发,闪亮的眼睛,还有布满伤痕的脸。
       “我听说,你是从外面来的。”她鼓起勇气看着我,但还是保持着一定距离。“嗯,是的。”我仔细打量着她,问:“我在村子这么久,怎么没见过你。”
        安井是个很小的村子,村民也极其热情。若是这几天走下来,村子里的人都能见了个大概的,尤其是那些好奇的小孩子,可是却从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我不在村子里住,在山上。”女孩笑了笑,指指眼前那个充满神奇色彩的大山,我倒是有些好奇了。
       “你一个人?”女孩没有回答我,却大着胆子走上前,缓缓地坐在我的身边,眨着大眼睛盯着我看:“听说,你是来写故事的?”
       我突然有预感,这女孩子真真的能给我一个想要的故事,便极其认真的盯着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也给你讲个故事。不过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要告诉村里人,阿爸告诉我,不叫我告诉任何人也不能离开大山的。可,你是外地人,听说你明天就要走了的。”
       我认真的点点头,叫小妹看来更确信,道:“好”于是,这个故事并不遥远,而是三年前的一天,巧的很,也是五月初五,端阳节。那年小妹十一岁,姐姐阿罗十五岁。
       “姐姐很漂亮,阿婆说,她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姐姐手巧得很,她缝的香囊是全村最好的。“小妹说,她父亲是村里有名的木匠,常年在离村子最近的那座大山上工作。
       那天母亲因为一些琐事数落了小妹几句,小妹气不过,等不及阿爸回来,吵着要上山,阿罗拗不过她,便带着她走进了那座大山。而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大山固然是山里人生活必不可少的依靠,却依然有着不可如言说的崇敬,大山是很奇特并且危险的。可纵使是这样,阿罗却还是去了,我不知道她是因为太相信自己,还是,内心的蛊惑。
       阿罗就这么带着妹妹进了大山,她凭借着自己在山中跟着阿爸学习的常识以及聪慧的头脑,沿着阿爸常走的山路,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大山深处。可是,越往深处去,阿妹却越发的害怕起来,她狠狠地抓住阿罗的手,听着周边细碎的声响,看着树林中窜动的影子,还有那高耸入云的大树,身体本能的战悚起来。
       她抬头想问问阿罗什么时候可以见到阿爸,不抬头还好,一抬头竟然看到阿罗一脸惊慌困惑的表情,一下子哭了出来。
       “我们迷路了,我那是第一次进到深山,本就害怕,看到阿罗也害怕了,我实在是撑不住了,哭着吵着要回去。阿罗哄我,说她会有办法的,我知道她是骗我的,她跟着阿爸上了很多次山,这次却迷路了,一定是真的迷路了。可是,你猜怎么样,我们就那么走啊走,竟然在深山里看到了一个草房子。我们一开始以为是村里猎户歇脚的地方,开心极了,可是进去以后才发现,那是个空屋子。”
       深山里,空房子,我盯着小妹,听得极其认真。小妹远远的看着那座深山,也看的极其认真,没有过多的表情,接着说道。
       “本来,我和阿罗是很高兴的,有房子,便说明有人,那我们就得救了。可是,那房子却是空的,里面除了厚厚的叶子,什么也没有,连房门都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就当我们站在房子里时,天却一下子阴了下来,是一下子。我现在都记得,天阴下来以后,外面林子里忽然一阵骚乱,听着像很多动物一下子跑了起来,躲了起来,骚乱之后,便是寂静,死死的寂静,没有一点声音。你可以相信吗,那一刻,那么大的山林子,没有一点声音,就那么,突然之间。”
       小妹看着我,眼神里露出了仍可察觉的恐惧。“我开始觉得冷,冷气从脚下升上来,然后整个屋子都是冷的,就像冬天一样。阿罗也害怕了,拉着我就往外走,等走出去才发现,林子里已经被浓浓的雾气遮住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浓的雾,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是白。
       没办法,阿罗又把我拖回了屋子里。那时候,我已经吓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只记得,刚进屋子,阿罗便关上了那扇门,门破得很,全是洞,而那雾气很冷,已经开始向屋里蔓延了。
       房子外面却突然有了声响,听着像是唢呐的声音,还有锣声,很多的脚步声。我是听过阿婆讲给我们的传说的,那天又正好是端午节,我便想,是鬼嫁?可是,我那个时候实在是太害怕了,想到鬼嫁,竟然一下子没有太多的概念,脑子里一片空白。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外的雾一眨眼的时间就变红了,鲜血的颜色。我开始哭,阿罗捂住我的嘴,不叫我出声,我也不敢出声,就那么憋着哭,身子不停地抖,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开始后悔了,不该叫阿罗带我进山的。随后,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恩?“小妹讲的很投入,我听得很入神,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我看着小妹的眼睛,没有老人们讲故事时那一股子兴奋和憧憬,是恐惧,满满的恐惧。
        ”送亲队伍?“”是鬼,没有脸的鬼。“小妹缩起身子,将头靠在膝盖上,有些局促,有些焦虑,她闷闷地说:”我不敢看,也没有看太清,只看到红色的大雾里,一队穿着大红衣服的人走了过去,走得很快。那雾很大,明明什么也看不清的,可是那队人,我却看得很清楚。他们穿着宽大的红色长袍,长长的头发,没有脸。
       一张张脸都是白色的,雪白雪白的,没有五官。我们蹲在破旧的大门下,死死地顶着大门,却不敢出声,甚至不敢呼吸,怕他们会发现我们。我闭着眼睛,不敢看,阿罗抱着我,我觉得她身子忽然僵硬了一下,我下意识的往外一看,透过破旧的门板,我看到一顶花轿从眼前走过,很近,随着花轿的颤动,我甚至看到了轿子里的人,不,是鬼,准确说是两个鬼。
       不过,那两个鬼有脸,她们经过我们门前的时候,一下子朝我们看过来,我没忍住,死命的尖叫起来。那两个鬼的脸,一个是我,一个,是阿罗。“
       小妹将头埋得更深了,我实在看不叫她的表情,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就这么静静的等她平息。”她们看着我们,朝我们笑,朝我们招手。我抱着头,止不住的尖叫。我想,我可能要死了。这个时候,一个黑影闪过,一双眼睛突然盖住了破旧门板的洞,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吓傻了,叫得更响了,只是叫。
       那双眼睛,带着血丝,眼珠是晦暗发黄的,它和我只隔着旧门板,那么近,就那么死死地盯着我。我己经顾不得阿罗了,转身就要跑,可是,黑影已经打破门板进来了,我根本跑不了,双腿已经吓软了,黑影奔进来就把我扑倒在地上,然后用手死命的抓我的脸。
       我觉得疼,拼命地反抗,我感到一道一道的血痕从我脸上划过,每一道都很深,我闻到了自己血的味道,然后,我恍惚的看到了那个黑影的脸,一个老婆婆,满头白发,面部全是褶子,然而累累伤痕,浑身脏得厉害。她抓了一会,便停了下来。
       然后躲到屋子的角落去了,我躺在地上,委屈的叫阿罗的名字,却发现,阿罗,不见了。我慌了,顾不得疼痛,挣扎着坐起来,却看到小屋大门大开,阿罗穿着大红嫁衣,眼神空洞的朝着我看,她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只是张着嘴巴,看着我,她皱着眉,也不动,接着她的眼睛里急出了泪,那泪顺着脸留下来,血红血红的。
       我想叫她,却发现也完全发不出声音,然后我看到阿罗的脸开始变白,变得瓷白,眼睛鼻子渐渐地消失了,变成了鬼,她便不动了。接着过来几个鬼将轿子拉开,把阿罗扶进去,那个轿子里,除了阿罗,没有了我。
       然后,那队人,又吹吹打打的走了。雾散了,太阳出来了,房子瞬间回暖了,一切过得太快,我坐在地上,盯着屋外打在地上的太阳光,一瞬间恍惚了,就像,我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阿罗从来没有在我身边。”
       小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她从臂弯里抬起头,我本以为她会哭,可是,她却没有,眼睛干涩,空洞,忧伤。
       “我傻了,那个时候,特别想问问别人,刚才怎么了,阿罗去哪了?我转过身,看着那个疯子婆婆,她把自己埋在那堆树叶里,痴痴的笑,她说:你知道吗?鬼嫁,嫁的不是鬼,是人!
       后来,我便昏了过去,等到我醒来已经是出事后的第三天,自己已经在家里了,阿爸请了巫师为我驱鬼,我问阿姐呢,我问那婆婆呢,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是怜悯,是悲伤,我也说不准,自那以后,再没有人提过那件事情,阿姐,也再没有回来,听说村子里的人去那个空屋子过,也再没有见过那个婆婆。然后,阿爸就把家迁到了山脚下,我,也就离开了村子。“
       小妹讲完这个故事,便离开了,我接着坐在田埂上,看着眼前那座大山,看着小妹孤单的身影,久久的不是滋味。
       鬼嫁,嫁的不是鬼,是人。那么,阿妹,你脸上的伤,是不是你活下来的代价呢?然而,你心里的伤,是你独自活下来的代价吧!你说,那个婆婆再也没出现,你说,你被家人发现的时候是在山脚下,而不是那个小屋里,你说,是那个婆婆救了你。这我是信的,然而,那婆婆,又为什么会在山上?恐怕,她也经历过那么一场,鬼嫁吧!
       我苦笑了一下,虽然听惯了悲伤的故事,还是觉得心里发堵的厉害。起身想走,回村子收拾一下行囊。可就在我起身的一刻,敏锐的皮肤察觉到一丝诡异的凉气,全身的立毛肌同一时间迅猛的收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还未等我适应这突变的气温,便看到浓烈的白雾从不远处的大山向我,向村子快速的攻城略地,迅速入侵,不留余地。
       我呆楞的站在田埂上,傻了,真的,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当久久期待的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我却不知所措的只能站在那里,真是讽刺。一时间,我竟觉得,我只是个叶公,看到了期待已久的真龙,却真是畏惧,真真的畏惧。
       好在,编辑的职业感叫我在下一刻寻找相机,却发现,手机和相机都被我放在了村子里。而这时,雾气已经变红,突然,我恍然的抬头,是音乐,那种常在电影里听到的,喜乐。而音乐,离我很近,很近。我看着大山的方向,不知有了什么勇气,疯了一样跑了过去,虽然我什么也看不见,却还是不敢止步,边跑边喊:“小妹,小妹……”
       事与愿违,我没有看到迎亲队伍,没有看到那些没有脸的鬼,雾散了,太阳出来了,神秘的大山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依旧苍绿,可是我再没有见过小妹,小妹,失踪了。而当我问起这件事时,也没有人肯回答我,他们只是摇摇头,叹口气。次日,我便离开了安井村。
       坐在返程的火车上,看着外面呼啸而过的风景,有些事,我一直不愿意承认。可是,闭上眼睛,我却看到了小妹坐着花轿,看着我在笑的样子。
       我忽而想起小司同我说过的话:“你知道么?有很多地方充满了未知的神秘,一旦你踏入了那里,就永远无法摆脱。有些事情,约定俗成,若是你打破了规定,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阿爸告诉我,不叫我告诉任何人也不能离开大山的。”
     
    (文章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