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小故事:可怕的灵异事件,不要轻易对别人讲起!

  • 时间:2018-02-04
  • 分享:
  • 作者:探秘人
  •    灵异小故事:可怕的灵异事件,不要轻易对别人讲起!这是一个已经离开北京的人后来对我们讲起的故事...
       众所周知,学校素来怨气深重,平日里因为人的阳气旺盛才抵制猖獗的阴气。偏偏我是一个容易沾染脏东西的人,有个老和尚在我小时候就对我父母说:“此女易染阴间不详之物。”咱家人不信鬼怪,我很顺利的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前年的端午节,却着实出了点状况。后来我将此事告知朋友和家人,都说我做梦来着,最后到底是不是梦,我自己也搞不清了!
    灵异小故事
       那日,我和朋友小惠在食堂吃早饭,我要的是面条,小惠要的稀饭。我依旧坐在可以看见门口的位置,一边和小惠说话,一边看看门口经过的人。忽然,我看见有位女子一闪而过。头发扎成了一条粗辫子,她的穿着也很复古,上身是典雅的公主衫,下身却穿着很奇怪的石榴红长裙。所以,只是一瞬,我也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埋头准备吃面条时,看见我的碗里竟是一把长长的黑发。我惊奇的看看对面小惠的碗里,有一只蟑螂。
       我指着那碗说:“碗里有蟑螂。”
       小惠仔细的看着自己的碗,回答道:“哪有?”
       我再看时,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于是回头看自己的面条,也很正常。但是我已经失去胃口了。
       因为是端午节,我去买了粽子,拨开皮咬了一口。等我再咬时却看见我手里的粽子爬满了蛀虫,我大叫一声,把那剩下的粽子扔了好远。并作恶心状,想把吃的那一口吐出来。
       小惠在一旁被我吓了一跳,忙问:“你到底怎么了?”
       我说:“你看那粽子,那粽子,好恶心啊。”
       小惠跑过去看了半天,还将它拿起来看了一遍,叹口气对我吼:“嗨,什么都没有。你今天是不是中邪了?”
       虽然听到这话,心里有些发毛,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有脏东西,更不愿意相信我就容易沾染脏东西。于是摆出大无畏的样子说:“你少乱说,我们都是受了马列唯物主义教育的。什么脏东西啊,这世界干净的很。”
       同小惠道别后,我加快脚步,也不东张西望,怕自己真的中,更怕看到什么让我更不能忍受的恶心事情。正走着,撞上一个人,抬头看,竟是位帅哥。瘦高个子,戴着银色边框小眼镜,眼神清澈温柔,还有一头飘逸的头发。他身穿白衬衫,上面的几颗扣子敞开着,有一种书卷气与粗旷的混合气息,实在是赏心悦目的人。
       帅哥先给我道了歉:“对不起!撞到你了?”
       我赶紧摆手说:“没有,没有,没有关系。”
       帅哥微笑着问:“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啊?哪个系的?”
       我听帅哥这么问,自然也很高兴,答到:“嘿嘿,就是旁边的那个学院。”
       帅哥一脸诧异:“还有这么个系?从来没有听说过啊。你准备上哪里呢?”
       这个问题让我不高兴了,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这样的一系列问题在两个不熟悉的人之间,从来是不愿意发生的。于是我勉强指了指图书馆说:“图书馆去。”
       帅哥扶了扶他的眼镜,一脸诧异说:“图书馆?那里是食堂啊!你真逗!”
       于是他告诉我他住在“明昌一舍”(这学校还有个明昌一舍?他逗我玩呢),体育系,叫董圣杰,然后离开了。
       帅哥离开之后我又望了眼图书馆的牌子,上面赫然两个大字“食堂”!
       我更加快速的往回走,我想我是没有睡好,眼睛有点花,但是那个地方一直都是图书馆啊,什么时候变成食堂了,还是我一直都没有弄对?我真的中邪了?
       有人在背后叫我,令我毛骨悚然,转身看,在石凳上坐着一个女子,正是我在食堂看见的女子。她依旧是古典却又奇怪的打扮,长长的辫子。她在哭,满脸都是眼泪,在她那好看的脸上,显得格外凄楚。
       “你有什么事吗?”我问她。
       “嗯,你可以陪我说说话吗?”她带着请求的口气说。
       我其实当时有点害怕,因为我怀疑自己真的沾染脏东西了,不过这个女孩子看上去根本不像鬼魅,她看上去和任何一个漂亮女孩没有区别。
       于是,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道:“你遇上什么样的伤心事了吗?怎么不找朋友呢?”
       “我的事情不敢和任何人说。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因为我做错了很严重的事情。”她又开始伤心的哭泣起来,把脸埋在手臂中。
       我没有说话。我一直是个很会倾听的人,如果她想说她自然会告诉你的,不想说,你说什么都没用。所以这个时候你的事情就是等着她想说的时候,只需要听着就好。
       中间沉默了好一阵,终于她又说话了。
       “十年了。我好难受,没有人理解我。大家都骂我,说我自己不知道检点。连我的父母都不理解我,不原谅我。他们都嫌弃我。是啊,在那个年代,呵呵,十年前啊,那时候食堂就在你们现在的图书馆的地方,人是物非了啊。我是跳楼死的,6楼……你知道吗?我死的好惨……”
       当她说“十年了”的时候,我就感到自己的后背一阵冰凉,直到最后一句脱口而出的时候,我已经吓得腿都软了,一个劲地想要跑,却腿软得站不起来。
       她却说的激动了,把手伸出来,拉着我还一边哭着吼道:“我是坏女孩吗?爸妈说我丢了他们的脸,不愿意认我,学校说我有辱校颜要开除我。可是这全是我的错吗?我什么都不懂啊,我只是被别人欺骗了,我有什么错?!”
       我想尖叫,我想求救“有鬼啊,救命啊!”可是当时我竟发不出声音,只能用手去掰她抓着我的冰冷的手指,充满恐惧的望着满脸是泪的她。她的指甲被我轻轻一抓就剥落了,露出一小截白骨,然后十个手指甲全部剥落了,指骨全部被暴露出来。她的头部开始流血,茄薇l芯jrggs8看更多灵异怪闻,从后脑开始流到脸上,眼睛、嘴唇、鼻子全都是血。一阵恶臭飘过来,我终于挣扎开了,拔腿就跑,头都不敢回,一直没头没脑的跑。我现在都还在想,要是那时候给我测个心跳简直要吓死人。
       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后面没有人了。我也跑累了,实在不能继续,停下来。望见那边有人,于是我赶紧跑过去。
       我跑过去就大声嚷嚷:“我撞鬼了,真的,你要相信我啊!”
       那人正在看书,听我这么一说便把头从书里抬起来。原来正是我前面撞见的帅哥,董圣杰,他依旧微笑着说:“你别急,不用怕。这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可能是你的幻觉吧,就像你开始把食堂看成图书馆一样。”
       看他不信,我跑到他身边坐下继续嚷嚷:“真的有啊!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跟鬼故事里面讲的一样!好恐怖……”
       帅哥更加觉得好笑了:“那好,让我来猜猜你看到了什么样的鬼吧。女鬼还是男鬼?”
       看他有兴趣听我说,我急忙回答:“女鬼,好恐怖的!是跳楼死的呢!唉,其实她还是挺可怜的,她对我说是因为……唉算了。”为了让那个可怜的女孩安息,我不准备把那事说出来了!
       帅哥却接了话头说:“她是因为未婚先孕被检查出来,受到太多的压力,最终不能承受而自杀了。”
       “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全校都知道了。没有人理解她,所有人都骂她不知检点呢!不然她怎么会想不通去跳楼呢!”帅哥笑着说。
       “唉,总之她挺可怜的。你看吧,真有这么回事吧,我真的见鬼了,不然我不会知道十年前的事情……可是,你是怎么知道十年前的事情?”问后面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腿就开始发软了,准备立马逃走,可是我吓得又没力气了……
       “哦,我更可怜!那个疯女人泼硫酸毁了我的容,又被她捅了几刀呢。她自己傻,我叫她打掉,她硬要我陪她去。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陪她去,她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最后被检查出来也是她活该,自己傻!我是什么人,她要我对她负责任,负责这个词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呢!你说呢?美女?”
       他得意地说完这番话后,将那只脏手伸过来想要摸我的脸。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挥手给了他一耳光。只看见,瞬间他的脸就稀烂了,像是被强酸烧烂的一张脸,头发也开始往下掉,恶心的不得了!我的心都差点被吓得跳出来了,可能是应急反应,我的腿也不软了,只顾向寝室跑……
       然后……
       “影子,你醒醒,”我被小惠摇醒,“你不但是一上午没有去上课,而且在床上还一直说胡话。还好今天老师没有点名,不然你就完了。”
       我挣扎着坐起来,看看周围的东西一切正常,但是心跳依然很快。我想我是做了一个噩梦吧,于是起身想要吃饭,却看见手上有些头发,挺短,我闻闻,臭不可闻。怎么都想不起哪里去弄在手上的。用了香皂洗了三遍还有恶心的味道,我才想起在梦里打了那人一耳光,手沾呼呼的,而且他还在掉头发……
     
    (文章完)